1. 威客安全首页
  2. 默认分类

公益诈骗,是对善良最大的亵渎

公益诈骗,是对善良最大的亵渎

 

大家好,我是鹅师傅。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在社交网络里,时不时会接收到一些大病求助信息,事主可能是朋友的亲戚、朋友的朋友、亲戚的同事……


公益诈骗,是对善良最大的亵渎


于是,我们会点开链接,为求助者捐出10块、20块甚至更高的金额,尽上自己的一份绵薄之力。

 

然而,最近互联网筹款平台“扫楼式筹款”事件,却让不少人寒了心,也令人深思:互联网筹款平台究竟是在做公益,还是做生意?


公益诈骗,是对善良最大的亵渎

图片来自:新浪微博@梨视频
 

公益诈骗,是对善良最大的亵渎

扫楼式筹款被曝光

 

近日,梨视频上的一段“卧底”视频曝光了互联网筹款平台——水滴筹的扫楼筹款乱象。



下面,鹅师傅带大家还原一下事情经过:


今年8月到9月,有人暗访发现,水滴筹在全国超过40个城市派驻筹款顾问,在多家医院进行“地毯式扫楼”筹款,也就是到每个病房去完成同一套作业流程:

 

1. 向病人推荐水滴筹平台;

2. 询问病人病情、诊疗费用、经济背景等情况;

3. 套模板写“求助人的故事”、输入金额,发起筹款;

4. 引导病人转发至社交网络、聊天群

 

据视频片段指出,一整套的流程只需短短30分钟即可完成,各种操作可谓漏洞满满:


比如,筹款顾问未向医院核实,就随意估算筹款金额;对于财产状况,同样不加审核,甚至有所隐瞒;而对于最终的资金用途,更是缺乏监督。


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平台对筹款顾问的绩效考核:

 

首先是末位淘汰制,每月至少要完成35单,否则就会被淘汰;


其次是阶梯式的提成算法,5单有效即提成为80元/单,6-10单则100元/单,每单最高提成为150元。


据视频中受访的筹款顾问透露,他上个月总共拿到了1.4万元的提成。


公益诈骗,是对善良最大的亵渎


一石激起千层浪。


这段视频,不仅让水滴筹成为了众矢之的,也让同类的互联网众筹平台深陷舆论漩涡和信任危机


就在视频曝光当天(11月30日),水滴筹在官方微博上快速进行了回应,表示将暂停线下团队服务,调整绩效管理方式。


鹅师傅在这里附上原文并给大家划一下重点:


公益诈骗,是对善良最大的亵渎

片来自:新浪微博@梨视频


1. 视频中提到内容属于个别线下人员的违规现象,调查清楚后会严惩;

2. 即刻起,线下服务团队全面暂停服务,待彻查整顿回炉学习、培训通过后才能重新提供服务;

3. 组建线下服务团队的初心,是希望帮助年龄偏大、互联网使用水平较低的病患,通过水滴筹自救;

4. 关于财产信息审核等问题,平台建立了相应的审核机制,确保财产等信息的充分公示并联合第三方机构验证,同时持续跟进款项的使用情况。


12月2日,水滴筹公布最新调查结果和声明:


公益诈骗,是对善良最大的亵渎

片来自:新浪微博@梨视频

 

公告显示,平台将舍弃原有以服务患者人数为主的绩效考核,调整为以项目最终过审的合格通过率为依据同时,成立独立的服务监督团队,发现和查处不同渠道反馈问题。


互联网筹款平台频频 “爆雷”背后,究竟存在哪些问题?

 

事实上,这不是互联网筹款平台第一次被推到风口浪尖上。

 

如果大家还有印象,或许会记得:

 

今年5月,德云社相声演员吴帅因突发脑出血而住院,其家人在平台上发起了100万筹款。


随后,被曝出吴家在北京拥有1辆车、2套房产,却在众筹时标记了“贫困户”。此事引起了极大争议,甚至有网友质疑吴帅骗捐。


公益诈骗,是对善良最大的亵渎


类似的事件频频发生,加之此次的“扫楼筹款门”,表面上是平台监管存在漏洞所致,但真正源头则在于:互联网筹款平台的商业模式让公益变了味


既然这类筹款平台不是纯公益组织,而是商业公司,这就决定了它们需要清晰的商业盈利模式。


那么,问题来了:许多平台都打着“大病筹款 0服务费”的口号,利润到底从哪里来?


答案就是:寻找其他盈利方式。


例如,以发起免服务费筹款的方式获取流量和用户,再搭配售卖保险或其他产品。也就是说,平台借公益带来流量,再设法让流量变现,从而实现盈利。


在这种商业模式之下,不仅催生了“地推”这类获客手段,也促成了一系列为了快速获取流量的违规操作。

 

具体到这次的“扫楼筹款门”,则体现在筹款平台为了获取流量,对求助者的经济状况、治疗费用等信息未经核实,即允许发起筹款,甚至随意填写募款金额等失范操作之上。


公益诈骗,是对善良最大的亵渎


长此以往,只会让互联网众筹平台变得鱼龙混杂,与公益初心背道而驰,甚至会让诈捐、骗捐不断,寒了公众的心,也凉了变现的路。


公益诈骗,是对善良最大的亵渎

互联网筹款骗捐诈捐,
该如何防治?


由于互联网个人大病救助的相关法律仍处于空白阶段,求助者、筹款平台、捐赠者的权利和责任均无明确规定,因此这一领域尚属于缺乏监管的状态,防治难度较高。


公益诈骗,是对善良最大的亵渎
截图来自新京报


但不久前全国首例网络大病求助案的一审宣判结果,或许能给我们一点启示。


网络个人大病救助,应该回归法治轨道。


11月6日,北京朝阳法院认定,筹款发起人莫先生隐瞒名下财产及其他社会救助,违反约定用途将筹集款项挪作他用,构成违约,审判令莫先生全额返还15万余元并支付利息。


在这个案件中,水滴筹是原告。


公益诈骗,是对善良最大的亵渎

 

同时,法院还向民政部及筹款平台发送司法建议:


建议民政部——


1. 推进个人大病求助行为的立法工作,建立健全部门规章;

2. 引导网络平台集体加入自律公约,建立自律组织,完善管理;

3. 推进网络平台自有资金与网络筹集资金分账管理,建立第三方托管机制和筹集资金公示制度


建议筹款平台——


1. 加大资源投入,健全审核机制,配备与求助规模相适应的审核和监管力量;

2. 完善筹款发起人、求助人家庭财产公布标准、后续报销款处理方案及赠与撤回机制;

3. 建立与医疗机构的联动机制,实现资金双向流转。


欲知平直,则必准绳;欲知方圆,则必规矩。


在法治层面,为了防治网络诈捐骗捐,公众期待立法司法继续完善。


对网络平台方而言,水滴筹等互联网众筹平台,曾被认为是新技术行善的创新之举,则需要加强审核和监管力量,保证求助信息的真实性,保证公益筹款的正确使用


从个人的角度而言,求助者需加强自律,如实发布筹款信息及筹款金额,其证明人也需诚实地为求助者做背书。当发现有不实的时候,应勇于站出来制止或是举报。


更多时候作为捐赠者的我们,能做的是尽量提高辨别能力,对筹款资金去向和票据公示信息保持关注


愿我们的每一分善意,都能被真实、温柔地对待。



公益诈骗,是对善良最大的亵渎


深度伪造攻击重现:

你要现场体验下换脸、换声吗?

公益诈骗,是对善良最大的亵渎公益诈骗,是对善良最大的亵渎公益诈骗,是对善良最大的亵渎

公益诈骗,是对善良最大的亵渎

公益诈骗,是对善良最大的亵渎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腾讯网络安全与犯罪研究基地):公益诈骗,是对善良最大的亵渎

本文转为转载文章,本文观点不代表威客安全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4006-119-120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public@jinlongsec.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