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威客安全首页
  2. 安全资讯

额温枪市场乱象:一天一个价层层是“倒爷” 暗藏骗局验货要暗号

原标题:额温枪市场乱象:一天一个价层层是“倒爷”,暗藏骗局验货要暗号

  随着口罩产能的提升,“一罩难求”的困境正得到缓解。不过在复工潮下,又一防疫物资成为“抢手货”。原本不足百元的额温枪,现在“一天一个价”,涨至四五百元甚至更高。

  究其原因,有业内人士向南都记者透露,受上游原材料供给不足,部分配件涨价等影响,现在一把额温枪的生产成本已接近两百元。加之疫情期间,很多额温枪生产商受政府调配,暂无库存发货。

  与之形成对比的是,一些卖家在网络平台上宣称手握大量存货,以万把起售。在厂家供不应求的情况下,市场上的额温枪从何而来?

  南都记者调查发现,额温枪市场背后,上家很早开始囤货并发展下线“倒爷”,中间商层层转手加价套取利润差,致使下游真实买家上当受骗。

  赛迪顾问的报告显示,按照额温枪现在的产能推算,3月中下旬可满足市场需求。趁额温枪价格回落前,玩家们正全力收割最后一波“韭菜”,而有的“倒爷”差点被骗百万,有的已被刑拘了。

  一天一个价,额温枪成倍上涨

  体温检测是疫情检测的第一关口。每天出入小区、商场或单位,有人对着你额头测体温的设备,叫做额温枪,又称为红外线测温仪。因为无需接触,测量快等优点,额温枪成为重要防疫装备。

  近期各地复工复产,额温枪的需求剧增。重庆一家医疗器械公司的经销商告诉南都记者,“现在一天要接几十个进货电话,有的是政府部门的采购人员拿着公函来询问,有的是企业单位,还有的是私人。他们要求进货的数量从几千到上万不等。”

  比起口罩,额温枪曾是更加小众的产品,多用于机场、高铁站等公共场所。根据工信部2月3日数据,受开工影响,手持式体温检测仪需求量将攀升至55万台。2月4日,赛迪顾问发布的红外体温检测仪产业链和产能分布报告显示,2018年手持红外体温检测仪的产能为25万台,2019年也仅上升至30万台。

  数据来源:赛迪顾问医药健康产业研究中心。

  市场供不应求,额温枪的价格一路飞涨。从事医药器械经营5年的王海向南都记者介绍,“以前额温枪卖几十元一把,好一点的一百多元。有时做活动还买一送一。现在则是一天一个价,价格涨到四五百元,而且基本上没货。”

  山东一家医药连锁店负责人张彻最近也在四处寻找货源。因为朋友复工需要,他曾进了几把额温枪,进价在520元到550元之间。后来2月初,有县政府委托他采购2000把额温枪,预算在每把350元,但是没有成功。

  张彻联系的一家东莞厂商回复,虽然工厂已复工,生产线也运转了,但因为缺少配件红外线传感器,无法顺利供货。另外一家杭州的生产商告诉他,可以正常进货但需要等产能。

  “杭州的一家工厂额温枪价格有所回落,出厂价在330元。但厂商说需要先打款,到3月15号之后才能拿到货。”张彻说。

  受上游原材料制约,厂商加班加点供不应求

  赛迪顾问的上述报告指出,红外线体温检测仪产业链复杂,上游企业主要集中在东部地区,提供红外窗口、红外镜头、网络传输模组、齿轮等原材料;中游是红外体温检测仪生产企业,全国共有30家,其中6家在深圳,占比达到20%;下游则是终端销售,包括批发商、零售商、药店和医院等。

  报告作者,赛迪顾问医药健康产业研究中心高级分析师王宁告诉南都记者,即使中游制造环节近30家工厂满负荷运转,上游的原材料供给不足也将限制产量。

  红外体温传感器是额温枪最为重要的部件,王宁说如果具备了这一关键部件的生产能力,基本就具备了额温枪整个产品的生产能力。但这一核心部件的部分原材料还需要进口。进口报关的速度也会影响上游材料供应的及时性。

  一名生产商告诉南都记者,额温枪生产厂相当于一个组装厂,需买来各种零件进行加工。而现在厂家普遍面临原材料紧缺,配件价格上涨的问题。

  “零件涨价了,额温枪自然也涨了。现在正规厂家生产一把额温枪的成本接近200元。”他说。

  此外,王宁告诉南都记者,复工难也可能影响额温枪产能的持续释放。疫情期间多地封路,上游供应商很难临时召回员工,而企业复工也需经过政府许可批准,各地的审核标准也不相同。

  也就是说,供应链何时恢复正常——原材料不再紧缺,工人返岗复工,是破解当下额温枪供需矛盾的关键。

  在国内红外体温检测仪企业较多的广东省,南都记者注意到,深圳爱奥乐和广州倍尔康医药器械公司先后发布声明称,红外体温计零配件众多,短期无法配齐物料,难以大批量上线投产,产能极其有限。目前正在积极协调各供应商复工。

  鱼跃医疗24日在投资者关系互动平台上表示已全面复工。公司上游原材料确有涨价情况,早前为解决供应链问题,公司高管在政府相关部门的配合下,已赴多地协调上游企业的复工与物流工作。

  此前鱼跃医疗曾表示,在加班加点的工作下,该公司的额温枪产品在近10天产量已达到了过去3年的产量,同时在加速推进新产线的落地。但因为需求不断增大,体温检测类产品仍供不应求。

  2月26日,南都记者联系鱼跃医疗相关负责人,对方称因疫情原因,公司产品优先供给一线、医院和疫区等地,目前相关产品已被政府征用了,暂时没有库存发货。

  买卖双方发“暗号视频”验货

  疫情期间,大型生产厂基本被政府统一调配。受制于上游原材料无法及时供应,即便正规额温枪厂商加班加点满负荷运作,仍供不应求。

  也就是说,目前额温枪市场流通的现货极其有限。但令人奇怪的是,在朋友圈、贴吧、知乎和微博等社交平台,却有不少卖家宣称手上握有大把货源,动辄以万把起售,价格普遍在400元左右。

  2月25日晚,南都记者通过贴吧联系到一名自称有货源的女卖家。卖家称,手上有几批额温枪货源:3月5日可交付5万把,每把定价330元,2月28日有7万把倍尔康耳温枪,每只定价450元,货源在广州。

  由于卖家提供的是期货,即无法在买卖发生之初就交付实货。南都记者因此提出现货交易,这名卖家表示朋友有西人马额温枪,每天出1万把,单位定价440元,货源在福建。现货交易买家需要带着政府开具的红头文件去当地提货,“今天签,明天就可以出一万只”。

  为了检验货源真实性,额温枪买卖双方会采取“暗号视频”进行网上验货。由买家自己制定一个“暗号”,卖家在货源周围拍摄视频并说出“暗号”,以表明货源视频并非盗用他人。当南都记者向女卖家确认货源资质,并要求以“北京明天降温”为暗号拍摄视频时,对方回应——“签合同还怕?”

额温枪市场乱象:一天一个价层层是“倒爷” 暗藏骗局验货要暗号

  买卖双方发暗号视频验真。

  在联络友人后,这名女卖家告诉南都记者,还有更便宜的现货1.8万把,价格更低一些,每只410元。如果确定要货才会拍“暗语视频”,且需打款30%货款作为定金,然后双方网签全款合同。

  除了上述卖家外,南都记者在网上发布求购额温枪信息后,陆续收到近十名卖家联系。他们的额温枪售价在每只270至580元不等,基本以万把起售。有卖家称,手上的货是从别人那里好不容易买来的,卖得很快。更有甚者表示可提供30万只额温枪,3月底到货。

  在额温枪厂商仍在努力提升产能的当下,这些混迹于社交平台的卖家何以坐拥大量的现货?又何来信心在指定时间交货?

  仔细深究不难发现,火热的额温枪市场背后暗藏骗局。据南都记者了解,较为常见的额温枪骗局是卖家谎称有货源,在收到钱后即卷款走人。

  此外,以次充好的乱象也不少见。待买家付钱后,卖家将价格更低、质量一般的产品,比如兽用红外体温计、工用测温计等,替代额温枪发货。如此一来,大量非医用级额温枪流入市场,而它们测温效果存疑。

  需要警惕的是另一种“高端”骗局——额温枪资金盘。其实这种套路并不新鲜,主要利用人们急需防疫用品的心理,信息差敛集资金。

  王海向南都记者揭露玩家“空手套白狼”的套路:如果A有额温枪现货,一把售价440元,B知道情况后买进,然后以每把450元的价格卖给C。若交易量在2万把的话,利润就是20万了,而且整个过程中B可能未出一分钱。

  “参加炒作的玩家十有八九都没货,目的是为了玩资金。”一名长期研究网络安全与犯罪的专家对南都记者表示,因为单价高,额温枪近期被高端黑产玩家炒得比口罩还热。

  有业内人士估算,整个地下市场规模在上亿级。

  买家、倒爷被骗上百万,厂商深受其害

  据南都记者了解,这些参与倒卖额温枪的人被称为“倒爷”。“倒爷”的上家很早开始囤积货物,然后不断发展下线。原本不到百元的额温枪,经“倒爷”层层转手加价,被推高到四五百元,其中的利润差价翻了数倍。

  在高额利润的诱惑下,不断加入游戏的玩家混迹于多个社交群里,左手发布求购信息,右手完成转售对接。来来往往的交易者中,可能谁也没有真实货源,谁也不具备销售资质。而在这巨大风险中,上百万资金悄然流动着。

  2月28日,据南京警方透露,在近期破获的一起测温器诈骗案中,从事商贸生意的苏女士因网购测温器被骗124万元。嫌疑人张某手上并无测温器,诈骗来的钱也被他在境外网站赌博输光。目前,张某已被南京警方依法刑事拘留。

  不止下游真实的买家可能上当受骗,企图赚取中间差价的“倒爷”也有风险。南都记者注意到,近日江苏盐城警方通报了一起案件,14名“倒爷”想倒卖额温枪,向上家转账了560万元后发现,对方手头也无现货。多亏警方帮忙,这些下级中间商才得以追回货款。

  不难发现,当额温枪虚假的泡沫被戳破时,投入大把钱却迟迟等不到发货的买家,在炒作热潮过去后把货“砸”在手里的卖家,都可能成为被收割的“韭菜”。

  值得关注的是,在这场疯狂的交易中,额温枪厂商首当其冲。

  最近因为被骗子忽悠前来工厂提货的人太多,体温计厂家广州倍尔康医疗有限公司不得不在工厂外进行布防。

  “我们还放置了音箱不停循环播放提示切勿上当,这两天音箱都放坏了。”倍尔康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南都记者,“放平时我也觉得好搞笑,现在是真的笑不出来。”

  倍尔康声明。

  南都记者注意到,近期倍尔康两次发布紧急声明称,不会在社交平台销售。对于借倍尔康之名在网上发布的虚假产品消息进行诈骗、仿冒、哄抬物价的行为,该公司已报警处理。

  王宁告诉南都记者,不法分子倒卖额温枪的行为将会影响厂商的品牌形象,让外界误以为厂商趁疫情涨价,利欲熏心,同时也扰乱市场秩序,导致企业无法正常评估市场需求。

  “如果因订单突然猛增,企业为满足需求一下子部署很多新产线,造成产能过剩怎么办?”他说。

  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副主任赵占领建议,厂家如果发现违规销售、售卖假货或侵犯自己知识产权等行为,可向市场监管部门举报,并收集证据进行起诉。

两高两部发文,严惩哄抬物价犯罪

  疫情之下,原本不起眼的额温枪价格翻了数倍。不难发现,上游原材料供应不足导致中游生产企业难以释放产能,市场供需矛盾突出是根本原因,而少数投机者借机炒作也在一定程度上推高了额温枪的价格。

  那么,如何看待额温枪涨价的行为?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认为,防疫用品成本提高,价格自然也会上升。高价格可以抑制一部分市场需求,同时在利润率高的情况下,也会刺激生产商增加供给。因此对于额温枪适度涨价,监管部门可持一定包容态度。但如果违反了法律规定,则要按律处理。

  针对额温枪市场存在的乱象,北京市汇佳律师事务所律师邱宝昌分析,如果没有防疫物资而编造信息“买空卖空”,涉嫌构成诈骗。如果有防疫物资,卖家为了加价出售而谎称货没到,属于民事欺诈行为。此外如果商家在没有资质的情况下出售防疫物资,也涉嫌构成非法经营罪。

  据南都记者了解,额温枪属于二类医药器械。按照相关规定,如果要生产额温枪必须具备省级食品药品监督局颁发医疗器械注册证、医疗器械生产许可证等。如果要销售,则需向市级食品药品监督局备案,并满足有经营场所、储存条件、管理人员等要求。

  也就是说,没有资质而销售额温枪属于违法行为。如果违法所得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涉嫌构成非法经营罪。

  赵占领指出,具体认定标准包括个人非法经营数额在五万元以上,或者违法所得数额在一万元以上;单位非法经营数额在五十万元以上,或者违法所得数额在十万元以上。

  2月6日,“两高”、公安部、司法部出台《关于依法惩治妨害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违法犯罪的意见》指出,将依法严惩哄抬物价犯罪。

  上述意见指出,在疫情防控期间,违反国家有关市场经营、价格管理等规定,囤积居奇,哄抬疫情防控急需的口罩、护目镜、防护服、消毒液等防护用品、药品或者其他涉及民生的物品价格,牟取暴利,违法所得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严重扰乱市场秩序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四项的规定,以非法经营罪定罪处罚。

  按照刑法规定,有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的的非法经营行为,将被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在盘和林看来,炒作额温枪的现象之所以存在,大多是基于市场信息的不对称,建议政府部门适时披露额温枪的产能情况,减少市场上的非理性需求。

  “从根本上来说,要改善供给。”他说。

  根据目前的产能,手持式红外体温检测仪产能最高15000台/天,王宁告诉南都记者,预计在3月中下旬恢复供需平衡。

  如何提高额温枪的产能?赛迪顾问的报告建议,加快防疫物资相关企业及配套企业的复工审批,厂商可启动部分产线,就近召集员工返岗,同时还需确保产业链成员及早归位,加速相关国外物资进口报关速度。

  随着产能的提升,市场上将不再需要大量额温枪,其价格也会渐渐回落。赶着这波热潮,入局的玩家正在全力收割最后一波“韭菜”。而继口罩、额温枪之后,嗅觉敏锐的投机者或许已瞄准了下一个“抢手货”。

  (应受访者要求,王海、张彻为化名)

(责任编辑:DF120)

原文链接:http://finance.eastmoney.com/news/1355,202002291401821015.html

本站声明:网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

本文转为转载文章,本文观点不代表威客安全立场。

联系我们

1511018632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zhanglei@jinlongsec.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
X